袁世凯诡诈有术

时间: 2011-06-02 11:36    来源:《文史天地》2009年第9期    刘振修     点击:
  晚清社会有一议论说“张南皮有学无术,袁项城不学有术”。袁世凯虽非正式科途出身,缺乏传统学问,但他“不学有术”,特别是有一套为官的“诡诈本”。   “知兵”有诈   袁世凯从小站练兵发迹,奠定了以军事起家的资本。时人颇以他为“知兵用武”之人。他也沾沾自喜,但苦于没有一些军事著作,这怎能炫己吓世?正在他忧愁万分之际,号称“智囊”的幕宾尹铭绶献了一计:搜集古今中外兵学名著,把其中精华摘抄下来,分门别类,辑录一番,只须稍费整理工夫,一文案便可胜任,唾手之间,盛名立至!老袁听了,心中暗喜,但脸上却故意正色对尹说:“岂有此理!我要著述一部不朽的兵学名作,给后世谈兵做一范本,哪能抄袭他人,贻笑大方?”尹铭绶悉心献策,反落了个没趣,不觉面红耳赤,更话不投机,从此之后,袁世凯逐渐把他冷落了,尹不久便离去。后来,袁世凯幕府中新来一幕宾,虽智识欠佳,但却听话。袁世凯每日招他到签押房里,口授机宜,以尹铭绶先前所谈之法,东拉西扯,编成一书,名日《治兵管见》。见者服其精到,袁世凯也居之不疑。暗地里他给这个幕宾四十两银子,作为润笔费,并对他说:“你别嫌少,这部书里都是我发挥的精妙见地,偶尔参考他书,也是我选出来的,老兄不过一抄客而已……”幕宾唯诺而退,但不久竟被借故辞退了。   揽财之作   《辛丑条约》签订,没有人能把慈禧怎么样,她仍是凌驾一切之上的皇太后。心想昔日仓皇逃离京城,这次回銮定要大大排场一回,但国库空虚,无钱怎能办事。因此下旨向各省索要“特款”。这时袁世凯已继承李鸿章出任“直隶总督”兼“北洋大臣”,官运正隆。得旨之后,暗想一定要抓住这一良机,好好孝敬老佛爷一番。他在屋中来回踱步,抓耳挠腮,忽然心生一计:传话下去,在署中大摆宴席,宴请平日宦囊甚丰的大小属官。   布政使、按察使、各海关道、盐粮道等听说总督宴请,纷纷前来。袁世凯殷勤劝慰,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见大家吃得高兴,他突然站起,口述廷旨,劝导众官,解囊报效朝廷。众官不料袁世凯有这手,只得连声哭穷,个个标榜为官清白,实在是囊中羞涩。袁世凯明知是假,故作糊涂,不当面说破,便托词更衣,到内室写了字条,派幕友立传京津的几家银号管事来署。嘱咐事毕,随即出来和众官觥筹交错,尽欢而散。   散席之后,京津几家银号的管事早已请到,老袁深知这些银号平常多吸收公私存款。做官的都和他们有往来,而这些银号的管事者,又都是长袖善舞精于勾结官吏的能手。他们一听袁宫保有请,以为好事来了,便欣然而往。见面之后,老袁假称有大批公款要存放生息,但要利息三分。管事贪其存款数额巨大,但又以利息太高为嫌,忙陪笑说道:“小号存款,月息向来最多八厘,三分数目实在太高,实在无力担乘。”老袁笑着说:“真的吗?那也好,公款就按八厘照算,但其中有我私人存款几十万,难道不肯特别优待吗?”管事的极力辩解,为了取信,他们还说某藩台存款若干万,某道台存款若干万,都是个人存款,也不过一分。老袁窃喜已得计,但仍露不信神态。管事们不知他捣鬼,乃将从不离身的各处存款簿册取出作证。老袁用手接过,略加翻阅,才看了数页,左右忽报:有京里客人来访,袁将簿册放入抽屉,叫管事们且退,说看完了还给你们。管事的只好唯诺而退。第二天管事的到总督衙门去取,仆从说大帅还没有看完,不给通报。   元旦,各官齐聚衙门向袁世凯祝贺,袁世凯把那些在银号有存款的官员悉数传见,并留餐宴。席间,旧话重提,众官又是哭穷,一毛不拔。袁世凯放下笑脸说:“兄弟风闻各位老弟有大批存款,存在某某银号里,为何当面撒谎?”众官信誓旦旦,声明并无其事。袁世凯说:“这件事说来连兄弟我也不信,一定是奸商捣鬼,捏名招摇这还了得!非把这帮人严办不可!”立即传唤银号管事来署。当着众官员的面,怒气训斥道:“刚才我已一一问过各位大人,哪有什么存款存在你们银号里!分明是你们这帮混账东西,借名招摇,非重重惩办你们不可!”这些银号管事早知老袁狠辣异常,一个个吓得体似筛糠,一句话也说不出,磕头如捣蒜。袁世凯这时哈哈大笑:“话也不说,尽磕头干嘛?起来,这批款子,既是假借名义存的,我也不追究了,姑且从宽处理充公算啦!”众官就像哑巴吃了黄连,自认晦气,老袁端茶送客。而后从容地把款子从银号取出,汇到京师,着实孝敬了老佛爷一番,袁世凯在官场上从此更加官员亨通了。
数据统计中!!


注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,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浩学历史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浩学历史网的价值判断。